星级酒店外卖试吃员:一顿饭平均1500元 一年胖30斤


如今,疫情正在改变加州人们的习惯。在硅谷地区一所高校读研究生的罗琳最近发现,即使是在一般美国人去的超市里,戴口罩的比例也上升到了大约四成,在亚洲超市尤其是中国超市中,则是人人“武装整齐”。曾经,戴着口罩上街会引来异样的目光,但现在人们已经习以为常。

疫情肆虐的同时,美国股市也经历了一场罕见的“股灾”,不少硅谷明星企业的股票价格大跌乃至腰斩。随着确诊数字的不断攀升,疫情的经济影响也越发明显。与感染病毒的危险相比,失业的危险也同样真切。

为保工作飞行40余小时回美,不少公司已冻结招聘

疫情影响之下,谷歌全员办公前的场景。

下班时间,仍有不少人在路上散步,但是大家都会下意识地保持足够的距离。超市里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戴起口罩。平静的生活表象下,情绪紧张的迹象也时不时地冒上来。“这个疫情每多拖一周,可能会有很多人,从此人生轨迹就发生了改变。”包鸣说道。

而位于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确诊病例高达9191例,仅次于东海岸的纽约州和新泽西州。

包鸣的工作地点,就在位于库比蒂诺的苹果总部Apple Park。过去的三周里,他也目睹了这里从人声鼎沸逐渐变得门可罗雀。一开始,公司并没有强制员工居家办公,只是说可以居家办公了。但从上周三开始,他们部门已经开始要求,非要来公司办公的话,需要SVP级别的高管批准——这是直接隶属于CEO库克管理的高管。现在除非是真的需要现场办公的人,才会去公司。

在这段特殊时期里,每天上班时,包鸣唯一能看到密集人流的,就是需要开车排队测体温的大门口了。一进到办公区,“人口密度立马就下来了”。平常园区里会有很多人在路上散步或者跑步,现在都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做保洁的人。员工也不会到处溜达,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去下食堂。一开始食堂也推出了一些措施避免员工的聚集和接触,到后来索性不开了。

从成都到广州,从广州到卡塔尔,从卡塔尔到费城,从费城再到旧金山——为了赶在入境禁令生效前赶回美国,肖雷在40多小时的旅程里几乎绕了地球一圈。“要是我不回来的话,工作可能就会丢了。”肖雷告诉新京报记者。回去之后,肖雷按照公司的要求进行了隔离。隔离还没结束,美国的疫情就暴发了,入境禁令至今也没有解除。

马哈茂德·吉卜里勒英语流利,曾多次代表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出访,因此也被媒体称为利比亚反对派在国际上的“形象代表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