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1 04:59:3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峰:我想主要是因为这个矛盾和现在的疫情叠加了。由于疫情的影响,美国现在的失业率已经突破了大萧条以来的最高点。在这种情况下,其实美国各种矛盾都在激化。这个事情(弗洛伊德之死)就成了一个爆发点,最终造成在全国范围内爆发的局面,这可能是关键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海东: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峰:显然对特朗普是不利的。他前面已经应对疫情不力了,我觉得这个事情的爆发对他的连任可能构成一个相当大的冲击。这种事情是在他执政的时候发生的,显然对他是一个减分。最近的民调也可以看到,拜登的支持率已经超过他10个百分点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《华盛顿观察家报》报道,5月30日,西雅图市示威活动升级为骚乱,多辆警车遭到破坏甚至被纵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峰:这些年黑人和白人的矛盾呈现出一种加剧的态势,这个事情肯定是激化了矛盾。尤其是跟疫情叠加以后,我们看到美国疫情中死的最多的也是黑人,这可能其实也是叠加效应产生的后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孙成昊:首先,这个问题是因黑人而起,反映了美国长期以来的族裔矛盾问题。我们知道,2017年夏洛茨维尔也反映出了族裔冲突。所以这次很多隐藏的问题被这个事件给挑起来了。第二个原因,在当前疫情之下族裔矛盾的问题其实是尤为突出的。因为我们看到非洲裔美国人实际上在面对疫情时是更加脆弱的,他们患病率和病死率都是比较高的。这其实从一个侧面折射出非洲裔美国人,甚至包括拉美裔,他们在美国社会里的地位还是不够高。尤其他们的生活状况、经济条件是比较差的。在疫情背景下,他们生活上的艰苦、贫富差距体现得更加明显,他们其实蒙受了更大的损失。所以,疫情加族裔冲突,这起事件一下子就把他们这种情绪给点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美国社会中的黑人、同情黑人并支持平权运动的白人以及其他族裔,对特朗普非常讨厌。也就是说。他会丢失掉有色人群中相当数量的选票,这一点很明显了。而拜登在表态中很明显是站在街头抗议这一边的。所以现在可以看出来,特朗普和拜登实际上在这次事件中的立场选择也是一种选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孙成昊:弗洛伊德事件对美国的族裔问题是一个非常负面的冲击,很多人可能以为美国的族裔问题在得到缓解或者解决,但实际上现在会发现族裔问题是美国长期存在的一个结构性问题。这种结构性问题已经和其他的一些社会问题交织在一起了,比如说枪支暴力的问题,疫情之下贫富差距的问题。也就是说,族裔问题可能是美国一个根深蒂固的难以解决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种族矛盾是美国一种痼疾,而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整个社会向右转,导致美国社会中种族歧视进一步泛滥。特朗普可能是这几届政府里和黑人最疏远的一任总统,再加上疫情,就可能使这个问题变成了一个很大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这场抗议浪潮无疑又给今年的美国大选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因素,您怎么评估这一事件对大选的影响?